• 七位癌症晚期及肿瘤患者的康复经历(转载)

    猪。家人进行分工:有的负责给猪洗澡、有人负责给猪打扫房间、有人负责给猪喂食。我妈问我想做什么?我说我想当猪。现如今,我终于当上了那猪! 2012年3月28日 13:30 开始掉发啦!手一抓就掉一撮。这太好了,把理发的钱也省了。 2012年3月31日 08:37 许多年前,远在新疆的网络名人"大牛"大牛无形给未曾谋面的我取了个名号叫"南少林小和尙"。如今我的确理了光...

    来自:天涯医院 作者:空间思想 时间:2016-04-20 18:32:03 回复:47

    回复搜索
  • 一半是水,一半是酒(2)(转载)

    有些后悔没有和乐航约好接的方式,现在人海茫茫却哪里去找只在照片上见过 的乐航.他擦了擦汗,再抬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白裤戴着黑墨镜的人已经朝 自己走了过来. 那人笑着问:"你是洛城吗?--对不起,我不是顾乐航!"两个人都笑起 来.洛城笑道:"你怎么穿得这个样子啊,怪怪的...

    来自:一路同行 作者:happygay 时间:1999-10-03 10:49:00 回复:2

    回复搜索
  • 第二节 拜访

    圆珠笔和铅笔,一个镜框,里是山口惠子的大学毕业照。靠墙有一张大大的双人床,雪白雪白的无花床罩。床另一侧的墙上安着板架,上面放着小型组合式音响,摞着几个CD盒。床边一侧有带镜子的西式梳妆台,镜前放的只有护唇膏和小圆梳。床对面的墙边有个大壁橱,壁橱的一扇门带着大镜子。壁橱旁边有个紫檀的多宝阁,里...

    来自:舞文弄墨 作者: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05 09:39:55 回复:0

  • 【天涯条】猎梦人:带你接触睡眠障碍症人群,述说他们的诡异故事

    他点了点。 “你都干掉了谁?“ “我不喜欢的人,每次做梦都不一样。有同事、朋友、领导、甚至是家人。如果你让我不喜欢了,也可以有你。“这男人说完话,冲着谭晓菲开始傻笑,大门牙都露了出来,上面因长期抽烟滋生着黄色牙斑。我顿时,有种想拿本子拍呀脑壳的冲动。但被谭晓菲冰冷的眼神压制住了,她示意我好好记笔记,别开小差儿。 “现实中,这些人也遭你恨吗?“ 男人猛烈的点,表示认同。...

    来自:莲蓬鬼话 作者:幽灵帝国 时间:2017-05-24 12:36:08 回复:3145

    回复搜索
  • 运用逻辑分析方法对南大碎尸案的分析(有别于网上别的分析)

    之前网上比较有名的分析是茅小喵的分析,在当时发帖来说是分析得比较精彩的,现在回看也很一般,而且没有太多有价值的分析。里面有提到“远抛近埋”、“远身近”,从而分析出凶手是在南大的东南部,在这里作者作了一个隐含的假设:凶手的实际抛尸地点全部都是自己事先设定的地点。如果凶手在逐步抛尸过程中无意中发现已经东窗事发警察已经在大范围排查呢?那么颅就有可能迫不得已匆忙抛掉,那么就不符合...

    来自:天涯杂谈 作者:逻辑分析砖家 时间:2019-10-27 15:01:38 回复:3

    回复搜索
  • 现代黑社会是如何在不违法的情况对付一个普通人(不能回帖了只能重发)

    所以大概和黑社会一些目们都通过气,不允许他们明着犯罪,如暗地里整人与法律打察边球就睁只眼闭只眼.黑社会的目都不是蠢货不会让警察和公务员朋友为难的.譬如 每次整我们之前都造好谣言 找好借口并喜欢花些小钱找周围被黑化 被奴化的普通人和小混混作为整手而自己则在背后遥控不直接参与...

    来自:天涯杂谈 作者:5211314wdp 时间:2008-06-07 14:24:00 回复:675

  • 其实,那只是一个形式-【康宗宪梦境系列·第22季】

    终于问完了,她又让我进行签字,我看到桌子上有圆珠笔,就拿过来要签名字。可是就在我拿笔要签的时候,她把我拦住了,不让我签。我急眼了,就对她说:“你到底是让我签字呢?还是不签呢?”她却对我温柔一笑:“你过去对面问下那个男的领导。” 我就回过,去到了对面,来到了那个男领导...

    来自:天涯银河 作者:康宗宪2017 时间:2019-10-19 20:09:34 回复:2

    回复搜索
  • 小李睡前故事-《快递疑云》

    现在这个词对王海堂来说,是超级敏感词汇。这时,张莎也注意到了老乞丐,她凑到王海堂耳边说:“那快递里的面粉就是这样的小袋包装,也是古锁牌的,我记得很清楚。”王海堂点点,细看老乞丐怀里的面粉,果然是一公斤的小包装,他抱了有六七包之多。 老乞丐抱着那些面粉,正在一家馒铺前和老板比画着说着什么,看那意思,他是想要用怀里的面粉换馒吃。可能老板觉得他的面粉来路不正,不住摇...

    来自:天涯号 作者:没事赚点小钱2019 时间:2019-10-11 23:14:25 回复:0

  • 【小说部落】局外人

    ,尽量镇定地喊了一声“大哥们好”。一个戴着眼镜的人,正在看书,略微低了一下,透过镜框,瞄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其他人动作麻利地做着手工活——没人理他,他更觉得害怕了。 他自行走到角落蹲下,一只手抱,另一只手压在腿上,这样能减少热量的流失,也能掩饰大腿的颤抖。等到所有人都完成了手中的活儿,有两人把他喊到马桶边,一人打开水龙,用瓢从桶里舀水往他后背猛浇,一人往他...

    来自:短文故乡 作者:梅虹影 时间:2019-09-20 11:52:26 回复:1

    回复搜索
  • 【红地毯佳作】谈论爱情是可耻的(下)

    “先不用,一会再补录。”导演在导控间冷静地说道,“这个镜备着,正片里可以用。” 所有人一下子都静了,大家都在听白子琛异样的哭声,面面相觑,一筹莫展。 “导演,镜差不多了。” 导演陶醉地摇摇:“再多拍点吧,再多拍点。”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监视器,“不愧是老‘掺手’,你看这哭得多真实。”

    来自:散文天下 作者:梅虹影 时间:2019-08-09 17:06:23 回复:1

    回复搜索
共有2945 条内容 上一页 1 2 3 4 5 675 下一页